新浪娱乐

第01集
  泰然为童日开始心理治疗  临床心理学家锺泰然驾着私家车在公路上飞驰时,回想起往事,眼泪不其然流下来。泰然愈开愈快,最后把车停下,继续痛哭。  一年前,泰然为了做研究,便找了杀人犯卢健强做访问。健强是一个怕丑,而且情绪敏感的人。泰然提出与健强做朋友,健强自称在狱中不善沟通,完全没有朋友,因此对泰然的动机感奇怪。泰然问他既然没有朋友,在狱中主要做甚麽,健强表示平日会去图书馆,但很多书都看不明,所以只看杂志。  不想回忆杀人片段  泰然即拿出一本杂志出来并打开它;在健强眼前的都是非常性感的女性照片,健强即觉得非常不舒服。然后泰然不停说出杀人步骤,希望引发他回忆起杀人的片段,可是健强并没有反应,反而大发脾气。  泰然回到家后,泰然女友、心理学家曾秀怡便问及他探访健强后的感觉,泰然指出健强非常自卑,会宁愿自己牺牲,都不会伤害别人,所以泰然想不通为何健强会杀人,泰然亦坚持要解开这个谜。  童日公司的电脑中了病毒,他的老板立即叫他处理,但童日指电脑中的是新型病毒,如不想将电脑全部换新,便要花一段时间,老板听到这话立即责骂他。童日午饭时突然收到同事来电,指老板非常愤怒,要童日立即回去。童日求老板不要开除他,但其间发生意外,令老板满头鲜血。  童日强制接受治疗  童日由妹妹童月陪同下去警署,童月不停指责童日,并把他所犯的罪行,所受的惩罚都一一说出来,希望童日会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童月对法律非常熟悉,其他人都以为她是律师。童日上庭后,由于法官知道他的问题,所以命令他强制接受心理治疗。童日并不害怕,但童月却担心他又再得罪心理学家。  童月希望与边缘少女Hana回家,却被她作弄,幸好得到泰然的帮助,童月才能脱险。童月决定请泰然治疗童日,但童日坦言心理治疗对自己根本没有用,但童月坚持要他去看,否则就会被判坐监。  发现童日智商极高  发现童日不欲见泰然,童月立即劝他。童日上到泰然的办公室,便自称是不情愿上来的,但因为遵行法庭判决才到访。童日又提起自己见过很多心理学家,所以对自己的病非常了解。泰然要求童日答应做一件事后,以后便不用再来,童日听后大为高兴,立即答应。  童日后来发现泰然有心戏弄自己,决定报仇,他在街上发现泰然的行踪,便即追上他,可是当童日追上前的时候,却发现童月与泰然在一起。童日感到非常愕然,但原来这是泰然的治疗方法之一。泰然对童日非常感兴趣,他发现童日智商非常高,所以想帮助他。  泰然一位旧病人的母亲陈美欣到访求助,她把丈夫梁志峰的情况告诉泰然后,他立即去看个究竟。
第02集
  门钟声响起,开门後志峰发现警察上门,督察胡天扬上前表明身分,指怀疑志峰的大儿子梁伟舜牵涉一宗杀人案,志峰与美欣听到後同感愕然。天扬见伟舜不在,只好请志峰与美欣回警署协助调查,二人表示小儿子梁伟聪要人照顾,泰然只好帮手。美欣怪责志峰不懂教仔,但志峰反指美欣亦有责任。志峰指事发前没有与伟舜吵架,因两父子已多日没见。这时天扬把关於伟舜的影片给志峰他们看,志峰二人看完後都非常担心。童日负责照顾伟聪童月打开家门,见童日正在专心计数,童日表示认识了一个小朋友非常聪明,而且很喜欢数学。可惜那小朋友的说话没有人明白,就连父母都不懂,偏偏童日完全了解他说甚麼。童月听到後,叫童日介绍给她认识。泰然致电童日,提醒他今日要来接受治疗,可是童日却称要照顾伟聪。泰然去到志峰家,见到童日正与伟聪一同计数,才知道志峰请了童日。志峰知道泰然是心理学家,便请求他协助寻找伟舜,又称伟舜的朋友不多,所以不知从何入手。这时,童日打开伟舜的脸书帐号,志峰才发现原来伟舜有很多网上朋友。志峰约见了伟舜的一位同学,但对方称与伟舜已整年没有联络了。泰然发现伟舜问题泰然听完志峰的说话後,觉得伟舜的社交生活很有问题,估计原因是家庭背景所致。志峰怕伟舜会被坏人伤害,尤其是一名身份不明的纹身汉。志峰与泰然前往影片所拍到的地方,希望寻找那个纹身汉。餐厅老板不肯把录影片段交给志峰,但泰然却想出办法。天扬与警员终於找到纹身汉,但调查後发现纹身汉与凶杀案并没有关系。泰然与志峰一同看影片,泰然觉得纹身汉没有问题,因为死者是自愿跟纹身汉走的,有问题的反而是伟舜。天扬带警员冲上志峰家,表示要入屋寻找死者身上的东西。伟聪入住孤儿院志峰回来见到天扬等人,坚称伟舜不会是杀人凶手,但天扬拿出搜查令,要求志峰依法合作。志峰为了寻找伟舜,只好把伟聪暂托孤儿院,但伟聪不肯入住。童日见到伟聪的情况便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泰然知道拍档杨巧敏生日,便去餐厅找她道贺,但他见到巧敏接受有妇之夫的约会,即把那男人赶走。天扬入村屋查案,却发现童日在其中一所单位内;他走入童日房中见到大量萤幕,查问所为何事,童日坦言是用作翻越防火墙,来监看其他人的电脑的,天扬立即叫他示范一下。美欣见到泰然,自称希望得到伟聪的抚养权,这时伟聪突然大发脾气。
第03集
  泰然为了调查健强一案,主动会见受害者Cat的家人莫翠晶。翠晶指Cat曾说有人偷看她们更衣,并报警处理。她亦指Cat与其他两位死者的关系非常要好。泰然追问三名受害者之中有谁是在拍拖的,翠晶指其中一人有拍拖,但Cat就没有,因为三人曾经发过誓,如果谁先拍拖就一定要公开。泰然听了翠晶的说话後,便排除了健强是因为感情问题而杀死她们,却更想不通健强为何杀人。发现伟聪真正身分美欣问泰然做证人的事考虑得如何,泰然没有直接回答她,反问她伟聪是否非志峰亲生。美欣心知隐瞒不了,便向泰然坦白一切。志峰知道伟聪的口味,所以买了特别的食物给他吃,童月见状,觉得志峰是个细心的父亲。天扬的下属汇报监视志峰的情况,发现童日不时出现在志峰家,又指他们与泰然关系非浅。下属问天扬是否继续跟踪童日,天扬反而提出要知道泰然的一切。泰然回诊所时,见到童日与天扬在一起,觉得很奇怪。天扬坦言知道泰然要童日帮手处理伟舜的电脑资料,并强调这是警方的工作,泰然解释自己只是想早日找到伟舜而已。泰然希望天扬可直接找他,而不要打扰童日。泰然阻止美欣坦白巧敏继续被有妇之夫追求,但她已决定了断关系。泰然劝她正经找个男朋友,但她却觉得泰然的说话很烦厌。巧敏与泰然一同离开诊所时,在楼下遇上有妇之夫及他的太太。太太想打巧敏却被泰然阻止,但逃不过被她淋油。巧敏为了清洗衣服,只好上泰然家梳洗,可是当她见到泰然把书房布置成秀怡的办公室後,立即气称秀怡已成过去,泰然根本无需要再记挂。美欣要求尽快取回伟聪抚养权,并且带伟聪的亲生父亲去见泰然。但泰然指现在志峰正烦恼伟舜的事,如果现在让他知道伟聪不是自己亲生的,後果难以设想,可是美欣反指因见到志峰如何对待伟聪,怕伟舜未回来时,伟聪已发生危险。得知真相大受打击这时志峰突然冲入泰然的办公室,指责泰然竟然帮美欣离间他与伟聪。这时伟聪的亲生父亲把事实告诉志峰,志峰听到後完全不能接受。志峰与伟聪回孤儿院後,偷偷与伟舜见面,他问伟舜发生了何事,伟舜便把整件事告诉志峰。童月与童日返回孤儿院探伟聪时,见到一个男人的背影,感觉非常熟悉,心想可能是伟舜。童月向伟聪试探口风,岂料当伟聪一听到童月的询问便大发雷霆。童日与童月去见志峰,并把他们见到伟舜的事告诉他,但志峰声言没有见过伟舜。
第04集
  天扬带童日回警署落口供,问他是否认识志峰。童日指与志峰不熟,只因为要照顾伟聪才认识他。天扬再问童日有否见过伟舜,童日坦言曾见过伟舜一眼,但不知道对方有否见到他。童日的回答令天扬非常气愤,但童日不知道自己说错甚麼。美欣告诉泰然称伟聪不见了,泰然答应会帮手寻找,亦安慰美欣不要太担心。童月见泰然後,亦指志峰不见了,警方更拘捕了童日,指他与凶杀案有关。伟聪不想住孤儿院泰然指现在志峰三父子都不见了,而自己首先要去寻找童日。志峰来到公园,见到伟聪在等自己,即问伟聪为何出走,伟聪坦言不想住孤儿院,希望尽早回家。童月到警署要天扬释放童日,可是天扬自称还有很多问题要问,所以不能放童日,泰然也称童日并不认识伟舜。这时天扬指是泰然叫童日调查伟舜电脑的,所以泰然应该最清楚伟舜的动向。泰然乐意提供资料,但希望天扬尽快放走童日。志峰为伟舜安排了船离开香港,不久他见到有人前来码头,原来是警察。美欣去公园找伟聪,见到伟聪手上拿着志峰的东西。她打开来看,发现是一封认罪信,还有死者的手链。美欣把信件交给天扬,指志峰才是凶手,但泰然认为志峰不是凶手,他只想为伟舜顶罪。泰然怀疑志峰自杀泰然与童日等人离开警署,他们都猜想到志峰会到哪处自杀,但童日觉得志峰只是离开一会并非自杀。警方捉到伟舜,天扬立即为他落口供,伟舜便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告诉天扬。天扬听完伟舜的口供後,知道他并非凶手,而凶手另有其人,於是他立即下令拘捕志峰。泰然与童日等人在志峰的家中不停寻找线索,希望能了解志峰的心理轨迹,从而知道他在甚麼地方。童日出手勇救志峰这时童日找到志峰儿时的照片,泰然觉得是重要线索。泰然查到志峰的藏身地址後,即通知天扬,之後立即去志峰的祖屋救人。童日把他救人的经过说了一遍给警员知道,但警方仍是不明白。天扬见泰然,希望他能帮手推断究竟真凶是谁;他把凶案现场的照片给泰然看,泰然一边看一边推断,终於找出真凶。童日自救了志峰後,立即成为了英雄,有很多传媒想访问他,而志峰亦把伟聪交给美欣抚育,希望他能在外国读书。泰然再见健强,为上一次的事而道歉,但健强没有怪他。泰然送了一本有关爱情的书给他,健强感到高兴。天扬邀请泰然日後为案件提供心理分析,但被泰然拒绝。
第05集
  天扬拘捕童日指他不诚实使用电脑,但童日否认,并称是泰然指使的。童月与童日离开警署时,表示所有律师听到童日的事後,都不肯替他辩护,但童日指自己没有说谎所以一定不会有事。此时,二人在警署门口见到天扬,童日即冲上前想叫住他,但天扬却指童日袭警。童日指自己不明白为何天扬会讨厌他。童日曾令天扬受伤泰然认为天扬不只针对童日,更是极之讨厌他,童日说自己从来没有得罪天扬,但泰然仍然要童月调查一下。童月上网看新闻,查出童日与天扬原来在三年前已经遇上了,童日也终於回想起当年所发生的事,但自称没有阻碍天扬捉贼。泰然再去探望健强,健强指泰然之前送给他的书很快便看完,而且更指其中一章是他最喜爱的。泰然看了相关页数後,对健强锺情书中的雪地图画感到奇怪。泰然将自己的分析告诉巧敏,并拿出一段新闻,指香港曾有下雪情况,相信健强当时在其中。海澄主动寻找天扬网台主持汪海澄几经辛苦找到童日,她表明身分并邀请他上网台做所目,但童日一口拒绝。海澄知道她的节目拍档余健要邀请议员做嘉宾,即追问原因。余健指因为海澄办事不力,才令他要出人情牌,余健更趁机性骚扰海澄。海澄往寻天扬,希望他评论一下当日童日救人的情况。天扬直指童日为人鲁莽,所以对他的做法极之不赞成;海澄把天扬的录音给童日听,童日愈听愈气愤,指情况完全不像天扬所说的,因此要求天扬道歉。天扬自称只是说出真相,更反要童日向他道歉;童月与泰然见到童日想打天扬,立即制止。泰然追问海澄旧事泰然想到童日说起那位网台女主持是海澄,即联想到她与健强一案有关,还提议与童日上电台说过明白。余健欣赏童日的流利对答,於是邀请他做客席嘉宾,海澄反对提议,但泰然却很支持。晚上,泰然主动找海澄对话,更问及有关健强一案,可是她一听到这件事,便突然激动起来,亦拒绝回想当日的情况,令泰然束手无策。
共6页 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