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第01集
  文申侠是一个盲人,并且也是一个律师,人称盲侠大律师,他是一个跟谁都算得很清楚的人,从来不会让别人吃亏,也不会让自己吃亏。一天,天空下着大雨,盲侠走在大街上,大街上人来人往,车子也十分多,但是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盲侠瞎了二十多年,在二十多年里他学会了很多的东西。盲侠和一位盲人一起过马路,两人都闯了红灯,因此被警察依法拘留,送上了法庭。在法官面前,文申侠巧舌如簧,句句说到重点,法官都佩服他的反应能力和口才。文申侠在法庭上为盲人做辩护,希望能够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最终赢了这场官司,法官宣判他们闯红灯无罪。文申侠刚从法院出来就听见一辆车停在他面前,然后车上下来几个骠形大汉,一下子就把文申侠抓进了一个酒吧。文申侠也不畏惧,等着他们的头目出来。抓他的人叫赵正妹,是文申侠的师爷兼多年的好友。赵正妹也是社会上闻风丧胆的癫姐,人人都很害怕她,而癫姐最害怕的竟然是文申侠。文申侠听见赵正妹的手下阿虎不均匀的呼吸声,推测他出了事情。果然,阿虎说他在晚上买了十几把刀,结果被警方抓住指控他蓄意杀人。第二天,文申侠和赵正妹一起出庭为阿虎做辩护,赵正妹事先让阿虎穿西装出庭,文申侠叫阿虎穿便装。在法庭上,文申侠以不可以貌取人的观点赢得了这场官司。文申侠从赵正妹酒吧里拿了一点菜,顺便放下了菜钱,赵正妹十分生气,文申侠总是算得这么清楚。赵正妹猜测文申侠家里没菜了,于是帮他买了一些菜,文申侠却要把菜钱给她,赵正妹很生气,两人吵了一架。赵正妹还在气头上,可是她放不下文申侠,她这次给文申侠拿了一个关于智障人士毒死狗的案子给他。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为刘子琛,是一个智障人士,警察抓住他时,他正在埋狗,旁边还有老鼠药。人证物证具在,文申侠只用为刘子琛申请减轻罪行就行了。文申侠和赵正妹到刘子琛家里去,刘子琛虽然是个智障人士,但是他十分懂事,十分善良。文申侠认为刘子琛一定不是毒狗凶手,他要为刘子琛做无罪辩护。文申侠独自一人到刘子琛家附近闲逛,在树林里发现一个蹲点。文申侠推断住在这里的人一定是个侦探,果然,这里的确是侦探谷一夏的蹲点,他正在调查一桩大案子。谷一夏调查的是一个腹部受伤的毒贩在此接头分赃,文申侠请求谷一夏帮忙调查毒狗案件,两人互相约定,谷一夏帮忙调查,而文申侠帮谷一夏拿到警方最高悬赏。终于,目标出现,无巧不成书,毒狗的人竟然就是谷一夏一直调查的毒贩钟志强。文申侠拿到毒狗证据后就将钟志强交给谷一夏处理,钟志强乘机逃脱,谷一夏穷追不舍。
第02集
  谷一夏追到了钟志强,将他按倒在地,突然就听见了警笛声,他知道有人报警了。原来是癫姐担心谷一夏的安全,然后偷偷报警,谷一夏心中窝火,认为盲侠不守信用,他还没有找到赃物,这样他只能拿到一半悬赏。第二天盲侠为刘子琛做辩护,他拿出了昨晚的录音,却被指录音的来源不明,好在钟志强已经被抓,录音是有根有据的。而公诉方提出一个疑点,既然刘子琛没有罪,那他为什么要认罪。盲侠决定传刘子琛上庭,刘子琛受到惊吓就想离开法庭,认为认罪就能够回家了,刘子琛在法庭上的表现充分证明他只是因为害怕才认罪,最终法庭宣判刘子琛无罪。刘子琛十分开心,回家后就给盲侠做了他最喜欢的面包,盲侠被刘子琛的善良深深感动了。癫姐的酒吧举行活动,让在场的男嘉宾选出最美的女生,酒吧的人都很喜欢癫姐,于是大家都选癫姐,但是最后癫姐和一位十分漂亮的美女的票数一样,这就十分尴尬了。癫姐知道自己其实长得十分难看,她不觉得这是一种荣耀,而是一种羞辱,盲侠站出来帮癫姐说话,盲侠将他的那一票投给了癫姐,他认为一个人的心灵美才是真的美,癫姐被盲侠的一番话感动了。一位叫魏丽珍的形体艺术家找到了癫姐,她被人指控故意伤人,魏丽珍认为自己没罪。因为魏丽珍说当时她正在表演形体艺术,而周耀泰过来羞辱她,还想非礼她,出于自卫,魏丽珍就踢了周耀泰的下体。癫姐推荐盲侠帮她辩护,而魏丽珍不相信盲侠的能力。盲侠也不生气,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的感觉是十分灵敏的,他能够通过魏丽珍的心跳感受到她的感情变化,魏丽珍被盲侠感动,决定让盲侠帮她辩护。在没开庭之前,公诉方提出如果魏丽珍主动认罪,她的档案就会是清白的,如果坚持上诉,败诉的可能性很大。魏丽珍犹豫不决,如果败诉,她的前途就毁了,而签了认罪书,就意味着这一切都是她的错。盲侠鼓励魏丽珍坚持自己的想法,既然没罪,就不要认罪,即使这次输了,以后就坚持上诉。盲侠的一番话感动了魏丽珍,最后决定上法庭。房东的侄子刚从国外回来,没有地方住,房东希望盲侠能够搬出去,盲侠不想搬出去住,最后知道房东的侄子竟然是谷一夏,最终两人决定合租。谷一夏在帮朋友阿俊调查一个叫王励凡的女人,这个女人是阿俊读书时的梦中情人。他调查到王励凡在酒吧和各种男人跳舞,谷一夏认为王励凡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情的女孩子了。令谷一夏没有想到的是,王励凡虽然晚上混迹酒吧,但是她竟然是一位法官,这可让谷一夏大跌眼镜。
第03集
  盲侠为魏丽珍辩护,对方有很有力的证据证明是魏丽珍先出手伤人,此案败诉的可能性很大,大家都很紧张。而周耀泰有十分不要脸,说魏丽珍的形体艺术是一种伤风败俗,他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女人。魏丽珍陈诉当时的情况,当时她正在表演,周耀泰就突然冲了过来,将双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魏丽珍感觉到周耀泰企图非礼她,出于自卫打了周耀泰。本案最棘手的就是那段视频,周耀泰将手伸进口袋,并不代表想要非礼魏丽珍,公诉方抓住这个有利的关键点反驳盲侠,盲侠感到很吃力。法官让盲侠再去收集证据,在下次开庭的时候将会公布庭审结果,盲侠压力很大。癫姐去给法官求情,希望法官能够多给一点时间,而公诉方又在旁讽刺,法官不得不秉公执法。庭审本案的法官就是阿俊的梦中情人王励凡,王励凡庭审完了之后出去走走,恰好看见周耀泰十分变态的一幕。周耀泰看见了裸体的模特,然后咽了咽口水,将手伸进了裤子口袋。王励凡之后又偶遇了盲侠,盲侠带着王励凡去癫姐的酒吧喝酒,王励凡提及了她看见了周耀泰的一幕。盲侠一行人决定设计让周耀泰认罪,他们让癫姐打扮得十分妖艳,然后故意去勾引周耀泰,周耀泰起初骂癫姐伤风败俗,后来就想要猥亵癫姐,谷一夏的微型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一幕,作为二次开庭的有力证据。盲侠在法庭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赢得了这场官司,保护了魏丽珍的尊严。一个叫何淑淇的啤酒女失踪一个月了,她从小被父母抛弃,和外婆相依为命。虽然何淑淇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她很孝顺,每天晚上都会回家照顾外婆。但是最近何淑淇失踪了一个月,她的外婆每天都在不同的酒吧里去找她,还是没有找到人。癫姐听说何淑淇之前在她的店里干过活,出于义气,她让手下打听何淑淇失踪当晚的情况。在何淑淇失踪当晚,她上了一辆保时捷,但是目击者只看见车牌号的前三位,谷一夏一听说这个车牌就知道是谁的车,这是一个叫戴德仁的大鳄的车。谷一夏知道戴德仁不是什么好东西,五年前的那件事让谷一夏辞退了警察的职位,他永远忘不了戴德仁。谷一夏查到戴德仁的地址,看见何淑淇从一栋别墅里跑出来,然后进了另一栋别墅,神色慌张,显然是受了刺激。保安不让何淑淇进去,何淑淇就打了保安,随后警察带走了何淑淇,何淑淇很害怕,一句话也不说。谷一夏知道,何淑淇一定是受到的戴德仁的威胁。
第04集
  何淑淇从警局出来后就一直不肯与外人接触,被她打的保安起诉她故意伤人,如果罪名成立,何淑淇将要坐三年的牢,何淑淇不愿意离开她的外婆,也不愿意出庭作证。谷一夏一直追查着戴德仁不放手,他觉得戴德仁从骨子里就是个坏人。谷一夏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戴德仁,他希望何淑淇能够出庭作证,证明当初是戴德仁将她关起来的。何淑淇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还穿着那天的衣服,也不洗澡,也不吃饭。盲侠闻到何淑淇身上有和戴德仁身上一模一样的香水味,证明本案一定和戴德仁有关系。大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何淑淇终于肯说话了。如果何淑淇在法庭上认罪,那么法官会从轻处理。谷一夏偷偷地来到了戴德仁的家里,他想要找到证据,皇天不负有心人,谷一夏找到了一件储物间,这个房间里有很多的刑具,谷一夏拍了视频。而另一边,法官一直在等待盲侠辩护,盲侠不说话,他在等谷一夏的证据,而癫姐一直干扰法庭,终于等到了谷一夏的消息,盲侠当即让何淑淇不认罪,因为他有个更加好的办法。谷一夏带回证据后,希望警方能够依法拘捕戴德仁,可是戴德仁的社会地位极高,而谷一夏的证据又是通过非法渠道拿到的,所以警方拒绝了谷一夏的申请。谷一夏和盲侠商量让他出庭作证,即使是自己坐牢,他也要治戴德仁的罪。盲侠被谷一夏的决心感动,他再次来到了何淑淇的家里。盲侠和癫姐到何淑淇的家里时,何淑淇的外婆说何淑淇依旧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肯说话,不洗澡。盲侠强行打开了何淑淇的房间,他将何淑淇拉到了浴室,用水冲刷何淑淇的身体,何淑淇吓得大喊大叫,嘴里说着自己再也不敢乱跑了。盲侠推断何淑淇应该是被人关起来虐待,而谷一夏拍到的视频里有浴缸,何淑淇应该是被人屡次按在水里。这时癫姐接到了手下的电话,谷一夏独自一人去追捕戴德仁,盲侠赶紧让谷一夏回来,因为他推断不是戴德仁关押的何淑淇,而是戴德仁的儿子戴天佑。盲侠用自己失明的经历来劝说何淑淇,何淑淇终于说出了真相。一个月以前,何淑淇遇见了戴天佑,戴天佑出手很大方,每次都给她很多的小费,何淑淇以为戴天佑将她当做了朋友,就跟着戴天佑回家,没想到戴天佑只是将她当当作玩具,每天用不同的刑具折磨她,何淑淇又一次尝试着逃跑,但是被抓了回来,戴天佑就将她按在水里,还用外婆来威胁她。幸运的是何淑淇又找到了机会逃跑,这次她成功了。在盲侠他们的帮助下,何淑淇决定出庭作证。
第05集
  盲侠拿着证据去找王励凡,希望王励凡能够将这段视频作为证据展示在法庭上,王励凡认为这段视频是通过非法渠道获得的,她拒绝了盲侠的申请。盲侠认为王励凡没有人性,她才是真的瞎子,一生气就将文件摔在了王励凡的脸上,结果因为袭击法官被拘留了。在拘留所里意外地又见到了谷一夏,谷一夏也去找了王励凡,然后指责王励凡不近人情,言语上辱骂了王励凡。当然也被当作是袭击法官被关了起来,这下子真的是难兄难弟了。盲侠和谷一夏在拘留所里谈话,而王励凡在外边偷听,她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不一会儿就让警察将他们放了出来。之后王励凡请两人吃饭,盲侠带他们去了一家盲人饭店,服务员拿了几个眼罩叫他们戴上,希望他们能够体会一下盲人吃饭的感受。王励凡和谷一夏觉得很好玩,两人就一边摸着吃饭,一边说话。没想到盲侠已经走了,他独自一人来到酒吧喝闷酒。戴德仁找到了盲侠和癫姐,他给盲侠开了一张没有填数字的支票,盲侠拿起笔就开写,癫姐以为盲侠要接受戴德仁的贿赂,没想到盲侠在支票上乱写,戴德仁看了之后气得说不出话来,癫姐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戴德仁走后,盲侠意识到何淑淇一定会有危险,赶紧让谷一夏去何淑淇家里看看。谷一夏急忙跑到何淑淇家里,何淑淇没事,可是他们发现何淑淇的外婆不见了。一帮以廖鼎为首的混混来到了癫姐的酒吧,何淑淇的外婆就是被他们绑架的。癫姐丝毫不畏惧这样的阵势,双方僵持不下,此时癫姐的爸爸赵翔凤出来了,赵翔凤已经闭关多年,他在吃斋念佛,不问世事,此次听闻女儿有难,前来帮忙。没想到廖鼎不买赵翔凤的账,赵翔凤用他的佛珠勒住廖鼎的脖子,廖鼎不得不放人。此事解决后,赵翔凤又回到了佛堂,他希望癫姐能够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可是癫姐不想嫁人。赵翔凤认为癫姐脸上的疤痕都是他的错,在十五年前,黑社会寻仇,将癫姐的妈妈砍死了,癫姐的脸上也留下了疤痕。癫姐安慰赵翔凤,她从心里佩服自己的老爸是条汉子。何淑淇在出庭前去上厕所,突然一个身影闪过,戴天佑挟持了何淑淇,何淑淇很害怕。戴天佑承认自己的错误,他说他做这一切都是被逼的。戴德仁从小就虐待戴天佑,让他产生了心理阴影。何淑淇觉得戴天佑很可怜,于是在接下来的庭审中,何淑淇改了证词。盲侠措手不及,他要求休庭。检控官去找王励凡,希望再增加一条罪责在何淑淇身上,这时王励凡的电话响了,她故意出去接电话,检控官意外看见了那段不被纳入证物的视频,检控官开始犹豫不决,他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而这段视频,是王励凡故意给检控官看见的。
共3页 到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