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第1-10集
  第一集

  清道光二十七年深秋之夜,太监吴公公奉旨传御前大臣瑞王爷入宫晋见。

  第二天,户部尚书黄玉昆来到王爷府探听消息,段亲王告之,英国在南方挑起事端,皇上准备打仗,要户部筹集三百万两官银。然而他们二人心中明白,这三百万两官银早已被秘密转存到京城票号义成信去了,瑞亲王责令黄玉昆立即让经手此事的户部侍郎范其良去义成信提出银子转回户部遮掩此事。

  范其良连忙到京城义成信取银,京城义成信分号掌柜袁天宝闻听此事大惊。存银还未到期,几天之内哪来得及提出这么一大笔巨款。袁天宝连忙让票号伙计寻找几天未归的少爷祁子俊商议。

  通宵豪赌的义成信票号的二少爷祁子俊与仆人三宝,又游逛到琉璃厂古玩店,遇上有人在为一只玉碗商价,祁子俊好奇围观认出此碗是大唐文成公主的陪嫁之品,名为文成公主玉碗。此时,六贝勒弈欣与兄妹玉麟格格也来到古玩店。祁子俊与买主为买此碗发生争执,六贝勒与格格一旁观战。双方争相提价,六贝勒开口出四万两白银,玉麟格格回到宫中拿来紫檀木匣。取出龙票典押,弈欣大惊。祁子俊看到这张面值一百万两的龙票后,冲动的拿出可兑换四万两的现银的义成信票据典押这张龙票,格格拿走这只玉碗,祁子俊得到龙票,另一买家无奈离去。祁子俊询问弈欣姓名,弈欣不答傲然离去。古玩店老板告诉祁子俊这龙票出自皇宫,如今落在百姓之手,祸福难测啊。

  瑞王爷发现自己心爱之物玉碗没了,询问家人。营家陈宝莲告之,本想用这只玉碗在古玩店让山西太原知府杨松林的师爷李然之假买家以二万两买走,再以礼物送回府上,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弈欣和格格,还有个义成信票号的二少爷祁子俊出手四万两搅了这场好戏。

  瑞王爷大怒,责令立即拿义成信的银票明天就提取白银。

  黄玉昆向瑞王爷报告,范其良去了义成信,三天时间,三百万两银子很难凑齐。瑞王爷严令黄玉昆逼范其良连夜赴山西义成信总号凑齐现银,否则就要掉脑袋,并让府中周二一同前往监视范其良。

  寻找了一天的伙计回到义成信票号告之袁天宝。满北京找不到祁子俊。范其良焦急万分。袁天宝让伙计阿成立即回山西向总号老财东祁伯群报告,范其良告之袁天宝:如果三天之内凑不齐三百万两白银,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啊!

  第二集

  瑞王爷与黄玉昆密谋,借查抄义成信之时,将义成信改换门庭,将三百万两官银控制在自己手中。精明的六贝勒告诉玉碗是瑞王爷的,并让玉麟将玉碗还给五王叔瑞亲王。二人来到瑞王府,瑞王爷假装不知玉碗是何物,称这只玉碗不是什么好玩意,玉麟借此又让瑞王爷将此玉碗赏赐了自己,瑞王爷无奈只好答应。

  山西祁县义成信总号成立百年。众人纷纷来总号祝贺。教书先生苏文瑞与老财东祁伯群谈起票号的发展宏图,祁伯群担心自己的儿子接不了班,特别是二儿子祁子俊不务正业,不是块做生意的料,花起钱来倒像撒沙子。

  京城伙计阿成送来了袁掌柜的信,祁伯群看后大惊失色,祁夫人与大儿子祁子彦儿媳妇关素梅为凑齐三百万两官银着急万分。范其良赶到祁县面见祁伯群,二人为筹官银之事相互指责,祁伯群与儿子祁子彦分头向各票号拆借。正当祁伯群以高利筹集到相当数量的白银后,祁子彦却不顾以一厘之差的高利,没有筹集到应有的白银,祁伯群绝望了。范其良眼看期限已到,无力回天仰天长叹。祁伯群深夜与祁夫人准备最后的安排,他叮嘱祁夫人不论发生什么事,最要紧的是保住账册。

  周二溜出祁府后门,向早已等候的山西知府师爷李然之转交了瑞王爷的密信,范其良在客舍中喝下了周二为他准备的一碗毒茶。

  清晨,太原知府杨松林带领官员包围了祁府,声言奉命捉拿户部侍郎范其良,祁伯群带领一家人随杨松林一行来到客舍,不想,撞门后发现范其良吊死在房中。

  第三集

  杨松林逼祁伯群交出义成信的账册,祁伯群为了祁县义成信的百年信誉言辞拒绝杨松林面对前来求情的亲家。山西商界领袖关近儒与众商家头面人物,言称将祁伯群带回祁县县衙门问话。

  瑞王爷得知范其良已死,松了一口气。立即下令查封义成信京城分号,并传令太原知府杨松林查抄祁家,掘地三尺也要把义成信的账册找到。

  鬼混了几天的祁子俊与三宝终于回到京城义成信票号,但发现票号被封,满街缉拿自己的告示后,不知所措,慌忙逃跑。同时范其良府中也在查抄中。润玉惊恐不安的问父亲出了什么事?黄玉昆躲在门外的轿车中心中充满不安。

  祁子俊与三宝躲在林中商议逃回山西。

  祁县县令左公超带领衙役查抄了祁府,并将祁夫人一家赶出了祁府大院。祁夫人带儿女住进了祁家宗祠。京城皇宫大殿外,亲王僧格林沁在下朝的路上对瑞亲王旁鼓侧击。瑞亲王说皇上让我督察官银一案,你回蒙古督办旗政,井水不犯河水。

  黄玉昆想为被发配大漠的润玉求情。被瑞王爷拒绝。瑞王爷告诉黄玉昆皇上让六贝勒弈欣协查此案,让黄玉昆小心六贝勒。

  关近儒来到祁县县衙探视祁伯群,二人低语商议账册之事。

  祁子彦来到县衙恳求杨松林放了祁伯群,声称自己知道账册的下落。杨松林扣押祁子彦,祁子彦遭受酷刑。

  祁夫人儿媳关素梅在家中为祁伯群和祁子彦的安危担心,彻夜不眠。

  第四集

  祁伯群告诉杨松林,本来你可以拿到一百八十万两,再加上山西同行答应拆借的八十万两,但你做事操切,急着到义成信抢银子,同行见我行事,必定飞马传信不予兑付。杨松林恼羞成怒,威胁要将祁子彦试问。祁伯群为了一家的性命,祁伯群吞下生金,祁子彦见父亲自杀,遂与杨松林拼命,被周二拔刀杀死。

  宗祠内停放着祁伯群父子二人的尸体。祁夫人与关素梅悲痛欲绝。杨松林与左公超假惺惺前来赴丧。祁夫人强忍悲愤,让杨松林等跪拜祁伯群之灵位。

  六贝勒弈欣赶到太原得知人犯已死非常生气,并发现周二是瑞王爷的奴才,他不动声色,告诉杨松林自己先上五台山玩玩,如果祁子俊一回山西祁县立即捉拿。

  祁夫人在宗祠内告诉关素梅挺住腰杆,为了家业,从头做起磨豆腐。祁子俊与三宝一路奔逃,终于回到祁县城外,三宝让子俊躲在破庙中,自己进城打探消息。

  关近儒带儿子关家骥来探望祁夫人,想让女儿素梅带外孙世祯回娘家,关素梅拒绝,要与婆婆一起共渡难关。

  瑞王爷让黄玉昆将范其良一案拖着办理,绝不能让义成信的三百万两官银落在僧格林沁手中,要做到雷声大一点,雨点小一些。

  祁夫人带丫鬟宝珠沿街卖豆腐,遇到市皮泼赖讨要存银。躲在角落中的祁子俊痛苦万分,关近儒赶到劝说围闹的群众,相信义成信的信誉。

  祁夫人向众乡亲宣布“等将来有一天,义成信的门开了,我们敲锣打鼓的把大家请进来取银子存银子,众人纷纷上前购买祁家豆腐。

  第五集

  深夜,祁子俊狠狠揍了白天在大街上欺负母亲的泼皮周二。

  关素梅与祁子俊面见了由亲家公关近儒推荐的教书先生汪龙眼,小世祯跪拜先生。

  弈欣从五台山回到祁县,杨松林迎候六贝勒,撕下封条进入祁府。

  弈欣告诉杨松林故意不抓祁子俊,并安排带周二回京城交差。杨松林无奈的答应了。

  左公超与李然之时时来祁家宗祠探听祁子俊的下落。祁夫人斥责官府办案不公,李然之回到太原向杨松林报告六贝勒来祁县办案之事,二人猜测六贝勒的用意。

  弈欣回到京城拜见瑞王爷并将周二带上与瑞王爷对质,瑞王爷心虚,弈欣乘机告诉王爷自己暂时按下不向皇上禀报,拖几日再说。瑞王爷拉拢六贝勒为自己办事。

  祁县县衙奉命撤下祁府封条,不再通缉祁子俊,祁夫人闻知大喜。三宝告诉祁子俊小心为好。祁子俊深夜找到父亲故交,永泰票号掌柜余先诚,张口借五千两银子花,余先诚拒绝。余先诚连夜去宗祠告诉祁夫人此事,祁夫人又喜又悲。

  第二天祁夫人与关素梅小儿子世祯又推车沿街卖豆腐,子俊不顾一切上前跪拜母亲,祁夫人含泪不理,子俊上前站在母亲身边,高呼:“祁家豆腐——”

  子俊随祁夫人回到宗祠,遭到祁夫人严厉的责打,祁夫人坚决不许祁子俊住在宗祠内,子俊向祁夫人发誓:不混出个人样来就不回来。

  小酒馆中祁县黑道之人水娲牛认出祁子俊,将二人带到自己家中,好酒好菜招待着。并趁机问账册之事.

  第六集

  水娲牛鼓动祁子俊去云南贩卖鸦片,祁子俊给予水娲牛赚钱机会,要求帮他去云南,三宝拒绝一同前往,二人就此分别。

  瑞王爷告诉六贝勒弈欣,库银一案虽追回了一百二十万两银子,但还有一百八十万两银子,不知下落,千万别让一百八十万两银子落到僧格林沁手中。

  水娲牛与祁子俊来到云南见到了落地秀才萧长天。在交谈中萧长天非常赏识祁子俊,要祁子俊留在云南共图大事,祁子俊谢绝。

  祁子俊与水娲牛带着萧长天卖给的鸦片赶回山西,被在城外埋伏的官员抓获。在狱中,祁子俊怀疑水娲牛出卖了自己。李然之深夜提审水娲牛。原来水娲牛正是杨松林安排的线人。然而水娲牛内心同情祁子俊,不忍再加害祁子俊,遭到毒打。

  杨松林私吞了鸦片,制成大烟丸隔日以“戒烟丸”名义进京拉关系。

  水娲牛的黑道兄弟响尾蛇在官家的默许下入狱“救出”水娲牛与祁子俊,将祁子俊扔在祁家宗祠门前,被丫鬟宝珠发现。

  关素梅尽心照顾重伤在身的祁子俊,祁夫人看在眼里,心中发出将关素梅嫁给祁子俊的想法。

  第七集

  祁夫人来到关家说出自己的想法。让祁子俊娶嫂子关素梅,关近儒与夫人欣然答应了。关夫人来到祁家劝说女儿嫁给祁子俊,关素梅不答应。祁夫人苦苦劝说,关素梅思来想去,为了祁家,她答应了。祁子俊闻知大惊,坚决不同意。祁夫人大怒,母子二人争吵不休。子俊冲到素梅处,责问嫂子对不起自己死去的哥哥,关素梅痛苦万分。

  祁子俊徘徊在大街上。他望着正在沿街叫卖豆腐的母亲苍老的身影,热泪涌出。当夜子俊答应了母亲的要求,祁夫人欢喜的让子俊素梅拜天地。一夜子俊与素梅合衣而卧,无言相背而睡。祁夫人在宗祠内面对祖宗牌位祈祷家人未来幸福。关夫人来送贺礼,子俊向关夫人叫一声“娘”,第二天夜里,子俊与关素梅终于同房。清晨醒来,子俊一人走在湖畔,心中对关素梅“嫂子”的感觉挥之不去,关素梅望着祁子俊的身影心中一阵哀怨。

  关近儒面对子俊谈起了“龙票”的来由,鼓励子俊干一番事业。子俊提出要去边关押送茶叶,关近儒答应了子俊的要求。秋风之中,祁夫人、关素梅、关近儒送子俊一行踏上去边关的路程。

  祁子俊在镖师刘铁山一行的陪伴下,进入沙漠。冒着沙尘,走进了荒僻的小镇。一家客栈三晋会馆。没想到会馆中卖唱的歌女竟是范其良的女儿润玉和丫鬟雪燕。祁子俊被润玉歌声所吸引。正在这是,当地的流氓一撮毛正在调戏雪燕。祁子俊眼见不平上前论理。双方拔刀相向,馆老板连忙拉开,祁子俊借此将流氓一撮毛狠狠的嘲讽了一顿。

  第八集

  深夜,狂风怒吼,一撮毛持刀偷偷摸到润玉门前绑架了雪燕。惊醒了会馆中沉睡的祁子俊一行。双方对打,祁子俊、一撮毛打倒在地,刘铁山制服了一撮毛,惊吓中润玉对舍身救人的祁子俊产生好感。第二天,润玉借算命之事与祁子俊交谈,二人同命相连。风停天晴祁子俊准备上路,润玉此时依依不舍,原来自称是关公子的英俊公子竟是自己父亲含冤而死的祸源祁家少爷。润玉痛苦万分。润玉终于下定决心为父报仇。她强作欢颜送子俊上路,并告之祁子俊前去边关的路断了,指出另一条路。入夜,狼群涌上围咬祁子俊的驼队,人与狼群展开了殊死的搏斗,祁子俊打开茶包引火点燃,终于吓跑狼群,然而驼队也付出惨重的代价。

  祁子俊一行终于走出戈壁来到平原,正当他们庆幸死里逃生的时候,突然远方冲来一队蒙古骑兵,将他们团团围住。

  此时的僧格林沁正在蒙古王爷布王爷的驻地与几位蒙古公商谈着如何建立一支骑兵队伍,准备与英军开战之事。

  第九集

  祁子俊被带到布王爷面前,布王爷指责祁子俊没有边关通商手续,私闯他的领地,要杀祁子俊,祁子俊大呼冤枉。

  僧格林沁看见“龙票”大惊,立即传见祁子俊。祁子俊因“龙票”而获生,转眼之间又成了做上宾。僧格林沁热情款待祁子俊,游玩中僧亲王的爱妻金格日乐突发心脏病,幸好祁子俊随身带着运往俄罗斯的药物中有治心脏病的药救了金格日乐。增格林沁为感谢祁子俊让布王爷赠送一把王爷心爱的匕首给祁子俊,告诉只要祁子俊拿出这把匕首,祁子俊可以在蒙古草原任意行走。

  道光皇帝病重,六贝勒跪拜养心殿,想入内御前侍奉皇上。瑞王爷阻拦六贝勒,无奈离去心中怨恨。

  润玉一人在三晋会馆为自己的决定有些后悔,也常常站在高处远望天际....祁子俊回到祁县向关近儒诉说此趟边关生意的遭遇,关近儒并不责怪子俊。关近儒告诉这段时间广西闹长毛,难防钱庄人心惶惶,想让祁子俊带关家大恒盛掌柜霍运昌走江宁,把那里的票号生意撤回山西,祁子俊欣然答应。

  祁子俊来到江宁,他蒙生了借江宁关家大恒盛钱庄的牌子,做义成信票号生意的想法,霍运昌坚决反对。祁子俊决心已下,一人独自前往妓院寻找关家江宁大恒盛二掌柜钱广生。

  第十集

  祁子俊以假名关家驹启用钱广生为掌柜。在关家大恒盛钱庄门前贴出告示宣布大恒盛不撤号重新开张引来路人围观。祁子俊指使钱广生利用关系拉一些亲戚,到票号存钱造势,暗地里开工钱,并提高利息吸引大户。这一招果然奏效。江宁各户纷纷将大恒盛钱庄的存银转存义成信票号帐下。此事惊动了江宁商界。一天夜里江宁钱庄商会会长找到祁子俊揭穿了祁子俊假借关家名义偷开票号的计谋。祁子俊索性公开身份,让江宁钱庄商会会长无话可说。

  不日,驻守江宁的满人旗营因京城鲜饷未到发生闹饷。士兵在江宁抢掠百姓,城中一片混乱。当地官府与旗营发生冲突。祁子俊审时度势,主动提出替旗营贷饷。此事惊动了江苏巡抚郭维钧。祁子俊被招到巡抚责问。祁子俊说动郭维钧暗中以金银贿赂,郭维钧见钱眼开。默许此事。祁子俊又马不停蹄拜会旗营统领胡震享,几家各得其所无不欢喜。

  祁子俊在江宁的举动惊动了京城。黄玉昆让人调查祁子俊,并向瑞王爷汇报了此事。瑞王爷让黄玉昆立即派人传令江宁巡抚捉拿奸商关家驹。

  祁子俊正在得意之时,一队官军冲入宣布户部的指令,查封江宁大恒盛票号。捉拿奸商关家驹。祁子俊目瞪口呆
第11-20集
  第十一集

  祁子俊被押到江苏巡抚,郭维钧翻脸不认人。斥责关家驹(祁子俊)趁长毛为患之际,私开票号,非法敛财。他身旁的刘通判暗中示意郭维钧暂停审问。刘通判将祁子俊的龙票与蒙古匕首展示,郭维钧不知祁子俊背景不敢妄动。

  祁子俊被押到京城,刑部大牢中。祁子俊承认自己不是关家驹而是祁县义成信的祁子俊。黄玉昆得知真情,一面密使差人去弈欣处报告,一面又向瑞王爷报告。瑞王爷要黄玉昆立即去大牢杀祁子俊绝后患。没想到弈欣早已派人将祁子俊提走。瑞亲王与弈欣发生争执之时。皇宫太监来报道光皇帝驾崩了。

  祁子俊被放出来,他在古玩店处与当年卖玉碗的掌柜交谈感慨自己的经历。大谈龙票为自己带来的福气。掌柜告之当年押出龙票之人是当今咸丰皇帝面前得势的恭亲王。祁子俊心中生出靠近恭王爷得到官权庇护的想法。

  京城义成信又重新开张,祁子俊打点票号业务赶回江宁。江苏巡抚郭维钧等又翻过笑脸,款待祁子俊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祁子俊提出把江宁关家的大恒盛钱庄正式换成义成信的牌子,并请江宁众官为江宁义成信题写匾额,郭维钧等欣然提笔。

  祁子俊春风得意的回到山西祁县,见到了祁夫人、关素梅和世祯。

  第十二集

  太原知府杨松林,祁县县令左公超等纷纷围在祁子俊身旁吹捧祁子俊。祁子俊提出要当地官府归还祁家老宅,并将义成信总号重新开张,杨松林立即答应办理。关近儒看到了祁子俊并没有责怪祁子俊在江宁借自己钱庄改换义成信票号一事,而是帮助祁子俊在山西商会与山西各界商人见面,重塑关弟金身。罚戏十日,得到众商家的原谅。当夜关近儒将当年帮助祁伯群藏在商会的账册归还给祁子俊。义成信锣鼓宣天之中开张了。

  瑞王爷顺水推周做人情,让发配边关的润玉回京。润玉、雪燕回到京城,润玉在家中望着破败的院落感慨万千。

  黄玉昆将润玉接到家中赏月。提出想盘个戏园子,黄玉昆答应尽力帮助。

  祁子俊心中盘算着“协饷”之事,又来到古玩店想寻个宝物给黄玉昆送礼。古玩店老板向祁子俊大谈官商之经,祁子俊得到老板的指点,更加坚定了走官商的决心。

  祁子俊以三万两白银买下名画送给黄玉昆。并提出请黄玉昆帮忙让义成信承包清朝“协饷”之事。黄玉昆与祁子俊心领神会答应帮忙。

  第十三集

  京城义成信掌柜袁天宝劝祁子俊不要与官家来往重蹈老财东的覆辙。祁子俊不听劝告决意干下去。

  黄玉昆把祁子俊叫到府中,提出自己有个侄女想盘个戏园子,暗示祁子俊再出银子。祁子俊满口答应了。润玉与祁子俊相见了。祁子俊一阵惊喜,没想到润玉竟是黄玉昆的侄女。

  戏园挂牌取名春竹园。瑞王爷前来看戏。黄玉昆趁机让祁子俊拜见瑞王爷。瑞王爷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与他有着厉害关系的祁家少爷。

  在观戏中,弈欣遭到瑞王爷的讽刺,心中不快。他借瑞王爷的小狗羞辱了祁子俊。子俊在戏园子中追逐小狗。润玉看在眼里心中充满同情和憎恨。

  入夜,祁子俊沮丧的回到家中,就连关素梅又生了一子的消息都没有使他高兴。他紧紧的抱着龙票,盘算着如何在京城权势中生存。

  第二天祁子俊抱着龙票来到恭王府想面见王爷,遭到拒绝。祁子俊无奈回到家中准备回山西。

  在太原大街上祁子俊遇上了过去的教书先生苏文瑞。二人长谈,苏文瑞一翻深刻的官场理论祁子俊感叹:听君一席话,胜经十年商呀。

  关素梅的第二个儿子世祺让祁子俊兴奋不已,祁夫人关照祁子俊要好好善待关素梅,但祁子俊心中的润玉的影子挥之不去。

  第十四集

  祁子俊请苏文瑞回到义成信当他的师爷。又将岳父钱庄的大掌柜祁伯兴借用到义成信当了大掌柜。并大办儿子世祺满月的喜事。关素梅得到极大的满足。然而大儿子世祯躲在角落中暗中难过。关近儒把祁子俊叫到家中告诉他不要与京城的关家靠得太近。

  朝廷征收厘金引发山西商人不满。众商家得知祁子俊有官府背景,纷纷提出让关近儒推举祁子俊带头在山西知府提出抗税诉求。但祁子俊不想得罪官府躲了起来。关近儒无奈只好自己挑头带领众商家在太原知府前请愿。太原知府杨松林下不了台阶,下令抓捕了关近儒和众商人。

  山西百姓因厘金一事,与官府发生抗税风潮,局面混乱。

  皇上派恭亲王赴山西处理风潮,瑞王爷与黄玉昆躲在一旁看恭王爷的笑话。

  恭王爷来到山西后,在大牢中见到了商会领袖关近儒,关近儒以死相谏。祁子俊在瑞王爷的指点下。面见了恭亲王,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让商家出钱捐官,以替交厘钱。双方都得利,两头不吃亏。恭亲王开始赏识祁子俊的才智。

  祁子俊关近儒得了一个虚官,恭王爷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派人给关近儒送了一个匾额,表彰关近儒爱国的心。

  祁子俊向祁夫人提出将丫鬟宝珠嫁给苏文瑞。祁夫人满心欢喜的答应了。

  第十五集

  苏文瑞当上了新郎官与宝珠洞房花烛夜成了恩爱夫妻。

  祁子俊告别家人到了上海。此时太平军丞相萧长天乔装打扮。在租界中与英国商人哈特谈判购买洋枪一事。但被洋行从中作梗。由于语言不通双方发生误会,不欢而散。

  太平军派女官托人打听上海恒顺祥钱庄党手徐六,并亲自请徐六跳槽来义成信做事。遭到徐六拒绝。祁子俊出钱保出徐六的儿子。请大夫治好徐六妻子的病。徐六感动答应来上海义成信的事。

  席慕筠在洋行用英语揭穿了洋行事的鬼把戏。萧长天痛斥英国与清政府答应的不平等的南京条约。

  祁子俊在上海租界游玩,发现了气质不凡风采亮丽的席慕筠。他跟踪席慕筠来到理发馆。祁子俊向理发馆剃头师傅打听席慕筠,却见剃头师架刀在自己的脖子上

  第十六集

  剃头师傅与乔装伙计的太平军将祁子俊一通暴打。祁子俊称自己只是好奇被赶出了理发馆。

  关素梅企盼着丈夫。一年过去了,全家欢喜相聚。大年三十,祁子俊与苏文瑞和众伙计共度新年。关素梅感到祁子俊对自己的冷淡。

  关家骥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套出钱庄五千两银子。被关近儒发现,抓回家中挨了一顿打。关家骥找到祁子俊将自己所欠银两以一个洋闹钟交换了帐。

  关近儒与祁子俊谈今后生意的发展。祁子俊产生了一个想法。把“汇兑京饷”的业务接下来,遭到关近儒的反对。苏文瑞却支持祁子俊的想法。祁子俊下决心重返京城。

  关素梅夜中惊梦自己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簇拥着,关素梅高叫“子俊救我”

  第十七集

  关素梅找到宝珠诉说自己心中的苦闷,想要去京城看望祁子俊。宝珠将此事告诉了祁夫人。祁夫人来到关素梅的房间告诉关素梅为她准备车辆。关素梅心情矛盾不知如何是好。

  黄玉昆的儿子黄公子泡在戏园子陪伴润玉。雪燕提出让润玉为自己挂个头牌出演“五家坡”。祁子俊出现在后台,润玉故意亲近黄公子,祁子俊失落离去。

  祁子俊让袁天宝提出一百七十万两银子加上十万两利息共计一百八十万两,准备以此作为与户部交易接下汇兑“京饷”的筹码,元宝天极力反对,祁子俊说:“这世道变了,就要用变的法来挣钱”。

  祁子俊将一百八十万两银票送到黄玉昆手上,提出要接下汇兑“京饷”一事,黄玉昆答应找瑞王爷商议,瑞王爷与黄玉昆私下瓜分了这一百八十万两银子。答应上奏皇上,推荐义成信承办“京饷”,然而恭亲王却不表态,让黄玉昆为难。

  祁子俊挂念润玉,找到润玉重述旧情,润玉感动答应帮助祁子俊。一天,润玉在戏园展花,请恭王爷和瑞王爷前来赏花,祁子俊陪同一旁,得知恭王爷很满意祁子俊这种奉承,祁子俊在王爷府中与三宝相遇,三宝此时在王爷府中当差,祁子俊告诉三宝今后有什么动静及时告诉自己。

  一群人围在义成信纷纷提兑银子。祁子俊预感到有人暗中搞鬼。

  第十八集

  祁子俊向挤兑的人群展示龙票,众人看到“龙票”暂缓了提兑银子的风头。忽然二贝勒带人来提取银子,一提就是一百万两。祁子俊镇定自如与之周旋:闻讯赶来的黄玉昆向二贝勒展示朝廷褒奖义成信协办“旗饷”的公文。二贝勒不屑一顾,三宝带人也来了,告之恭王爷有请祁子俊。二贝勒退缩了。原来二贝勒想挤垮义成信将义成信收在自己的票号门下。但这一计谋没有得逞。

  恭王爷与祁子俊在府中玩洋枪喝洋酒。突然提出要祁子俊出几万两银子开办神机营。祁子俊为了接下“京饷”咬牙答应了。

  祁子俊找到润玉的老宅决心买下此屋。他将房屋的钥匙交到润玉的手中,润玉却不领情。雪燕在一旁不满润玉的态度与润玉发生矛盾,祁子俊心中不快。

  祁子俊回到祁县与苏文瑞大发此去京城遇到的不平之事。苏文瑞告诫祁子俊要学会做官商的手段。学会玩这帮贪官,祁子俊大悟。

  关家骥与左公超密谋合伙做生意,瞒着杨松林独吞本利。

  关近儒让关家骥去云南经营药厂,关家骥不干被关近儒轰出家门。关家骥找到姐姐,让她帮忙找姐夫祁子俊在上海为自己谋个差事,子俊答应了。

  关家骥来到上海,大摆少财东的架子,不可一世。

  第十九集

  萧长天注意到了街对面上海义成信的情况,让席慕筠探听义成信的背景。

  关家骥被上海的花花世界吸引钻进了妓院。

  祁子俊得到报信,太平军攻下江南大部城镇江宁告急。祁子俊让苏文瑞给关家骥写信让他立即撤出江宁分号,转移全部税银去上海。

  席慕筠来到上海义成信分号。以存巨款为由吸引关家骥与她合作,关家骥被眼前这笔大生意吸引,答应与席慕筠存银的要求。

  关家骥自作主张暂缓撤掉江宁分号,转移税银的计划。要求席慕筠的巨款存入后再撤,但就在这几天江宁失守,太平军攻占江宁,江宁义成信所有税银均入太平军手中。

  祁子俊得到报信大惊失色。与苏文瑞冒死潜入江宁,不幸被抓。在太平军的大牢中剃头师傅劝祁子俊交出现银,被祁子俊拒绝,剃头师傅恼怒宣称第二天开刀问斩。

  关家骥逃回祁县,告诉关素梅,姐夫被太平军杀了,关素梅悲痛万分,坚信祁子俊没有死。祁县城内流传祁子俊已死的消息,各路人士各怀心事,盘算祁家财产,关家骥找到乔家管家授意他把祁子俊死的事扩大出去,自己准备取而代之。乔管家组织人马大办祁子俊的丧事,祁夫人当场气昏过去。

  第二十集

  萧长天提审祁子俊,没想到竟是几年前在云南贩卖鸦片的祁子俊。萧长天提出让祁子俊以义成信的名义向上海洋人购买洋枪,遭到祁子俊的拒绝。

  关家骥此时摆出祁家财东的架子,到处招摇,被宝珠狠狠的训斥了一顿。祁夫人一病不起,关素梅强忍悲痛侍奉婆婆,并写了一封假信谎报子母平安。祁夫人闻听病情略有好转。

  黄玉昆此时被恭亲王冷漠,无权无职闲人一个,约润玉在园中游玩。润玉提出当年父亲死的冤情。黄玉昆劝润玉事过多年不要翻旧帐。要是惹恼了王爷以后的事就不好办了。

  雪燕与润玉的矛盾越来越深。雪燕以色相勾引黄玉昆,黄玉昆答应雪燕做小,雪燕在演出之时与润玉翻脸。黄公子幸灾乐祸的告之,祁子俊在江宁被杀了。

  润玉心中强忍悲痛上场演出
第21-30集
  第二十一集

  润玉得知祁子俊在江宁受害的消息,满怀悲痛上台演出不想哑嗓,台下一片哄喊,老琴师挺身救场。

  润玉来到义成信票号打听到祁子俊的消息,袁天宝告诉她祁子俊的死信是有人传来,并未亲眼所见。

  太平军丞相再次相劝祁子俊与之合作购买洋枪。祁子俊提出不归还被扣押的大清税银,什么也不要谈。萧长天找来苏文瑞,以天下大势劝说祁子俊但遭到拒绝。席慕筠极力保出祁子俊再次相劝答应了祁子俊的条件。

  祁子俊与苏文瑞回到上海,恰好湘军军官何勋初也在上海为曾国藩的湘军购买枪支,祁子俊灵机一动,即为湘军采购洋枪,暗地里也为太平军购买洋枪。

  何勋初不知其情,答应发下公文让祁子俊全权代理购买军火,祁子俊为自己的计划得意万分。

  第二十二集

  祁子俊来到租界与哈特达成购置洋枪的合约。祁子俊拿到了提货单一方面交给何勋初,一面又让席慕筠提货,双方并不知情,祁子俊插在中间从两方中得利。

  席慕筠带领乔装打扮的太平军在租界仓库提枪。不巧何勋初带湘军士兵也来提货。眼看事情要败露。祁子俊果断的利用时间的差异,骗走何勋初使危机化解。

  席慕筠押枪出租界时,遇到上海道台吴健璋的盘查,席慕筠利用湘军公文顺利出关。

  哈特对祁子俊分几批人来提货的行为产生怀疑,他突然出现在仓库。祁子俊慌称席慕筠是自己乡下的老婆,骗过哈特。席慕筠对祁子俊产生好感。在交往中祁子俊从席慕筠身上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新的感觉。

  第二十三集

  哈特做成了一笔大生意,特意为举办酒会请祁子俊赴宴。祁子俊在宴会上向众多外国人大谈自己对时局的看法,抨击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引起外国使节和商人的不满。

  太平国开始推行自己的货币政策。向社会发行“天国胜宝”。祁子俊与席慕筠来到江宁银库领取“大清税银”时发现领到的是根本不能用的“天国胜宝”。席慕筠找到萧长天质问为什么不守信誉。萧长天表示目前太平国内部矛盾重重,自己无力回天。

  湘军围住江宁,祁子俊人财两空,他告诫席慕筠随难在逃出江宁。

  祁子俊回山西祁县,祁夫人已奄奄一息。祁子俊大哭。祁夫人临终前嘱咐祁子俊要善待关素梅。出殡前夜,关素梅提出让世祯为老太太促丧驾灵。祁子俊不同意。在规模浩大的出殡队伍中,祁子俊带领全家为祁夫人送葬。

  第二十四集

  祁子俊开始整顿家规。他开除了参与制造自己“死去”事件的乔管家。让宝珠担任了祁家大管家,宝珠上任后,同样也效仿祁子俊的做法,整治了家中不守规的仆人。教书先生汪龙眠向小世祯大讲历代进士佳作,希望世祯将来科举中榜,自己又偷偷与李然之见面,想出钱捐一个官名。

  世祯与世祺发生争执。世祯满怀委屈提出去姥爷家坐。关素梅含泪无语。关素梅来到道观抽签,道姑说她前世有罪。如今魔障未清,关素梅痛苦万分,大病一场。

  祁子俊回到京城,向恭王爷讲述了丢失税银一事。恭王爷大怒,责令将祁子俊押赴上海,由当地官府监督三个月内收回税银,否则杀无赦。

  上海道台吴健璋将祁子俊软禁在石库门。苏文瑞买通看守与祁子俊密谈准备私铸“咸丰重宝”上柜流通回收税银。

  第二十五集

  关家骥奉命押解“咸丰重宝”去上海。不想途中被清军扣押。清军想图财害命,幸亏苏文瑞派人暗中相救得以生还。

  上海市面上开始出现“咸丰重宝”吴健璋来到石库门暗示要告发祁子俊。祁子俊心知肚明与吴健璋达到交易。

  太平军攻下上海外围的青浦县,吴健璋大惊,城内开始出现挤兑风潮,祁子俊趁机将“咸丰重宝”上市流通。太平军在外用势力的干涉下退出上海外围,市面又恢复了平静。大量的现银又存入义成信。关家骥洋洋得意,不想祁子俊他革职调回山西,关家骥大骂祁子俊。

  祁子俊归还了税银,恭王爷大喜,破例赏了祁子俊正三品的职衔,并亲自将自己一套官服送给祁子俊。

  此时关素梅终于踏上了去北京的骡车。

  第二十六集

  祁子俊从上海买了一架照相机来到润玉戏园子为润玉拍照。二人沉浸在幸福中。雪雁被黄玉昆玩弄之后,被一脚踢开,流落街头当了妓女。不巧被祁子俊润玉碰见。

  祁子俊与润玉在家中无意发现了当年范其良密写在字幅中的库银账目。二人这才恍然大悟,发誓为父报仇。

  关素梅来到京城,袁天宝大惊慌忙让人通知祁子俊。

  关素梅来到戏园见到正在为润玉献花捧场的祁子俊。万念俱灰,悲痛离去。不知情的祁子俊依然在戏园中与润玉欢聚。

  黄公子叫人约出祁子俊,刀赌命,逼迫祁子俊退出情场,祁子俊以命相拼,黄公子认输。

  关家骥回到祁县向关近儒控诉祁子俊的种种“罪行”,关近儒不让关家骥扩大矛盾,关家骥狠狠而去。

  关素梅回到祁县,平静的神态让宝珠担心。

  关家骥开始挑拨世祺与世祯,两个孩子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第二十七集

  世祯在关近儒家得到关近儒的关心和教导。世祯提出要到柜上学徒,关近儒答应了他的要求。

  世祯开始了学徒生涯,世祯聪明好学,很快掌握了钱庄柜上的本事。关近儒深感欣慰。

  祁子俊回到祁县又见到了水娲牛。大年除夕关素梅与祁子俊无言相聚。

  杨松林回到祁县让水娲牛走私盐运。被山西盐道曹鼎臣抓获。祁子俊闻知前往大牢营救。杨松林找到山西巡抚袁德明商议如何控制山西盐运,遭到曹鼎臣的拒绝。杨松林将扣押的私盐拍卖。以权势低价收购,重商家敢怨不敢言。

  第二十八集

  杨松林派李然之杀死知情人响尾蛇。曹鼎臣审理水娲牛,遭到山西巡抚袁德明的反对,并将此案交给杨松林办理。

  祁子俊为救水娲牛,来到太原面见杨松林。杨松林答应将此案扣住不审。

  恭王爷来到山西解决“响”一事。

  关近儒来到乡下与众地主签下购买麦子一事,关家骥不解。关近儒说他观天象,今年有水灾日后小麦价格必然看涨。

  恭王爷来到太原接见了关近儒。关近儒乘机提出山西整顿税收。特别是盐务的要求!恭王爷带格格在太原游玩,格格要求祁子俊陪她游玩。

  山西官员拜见恭王爷。曹鼎臣报告了山西贩卖“私盐”严重要求御查。

  祁子俊陪伴玉麟格格四处游玩,趁机提出要格格帮忙救出水娲牛。

  第二十九集

  格格闲来无事和祁子俊来到知府衙门,杨松林为了讨好格格请格格来审一桩亲子案,格格觉得好玩,还真坐到了堂上,没想到审案并不好玩儿,格格审不下去了,还是祁子俊出面替格格解了围。

  曹鼎臣拟订了新的官盐买卖办法,却没有得到龚王爷的采纳,并借故将其罢了官。曹鼎臣一气之下寻了短见。死前留下的奏折也被杨松林偷梁换柱换掉了,杨松林借此得到了龚亲王的奖赏,把曹鼎臣的盐道之职给了对此为垂涎已久的杨松林。

  世祯在大恒盛学徒不精,挨了客人的骂,回去后自己苦练,终于练出了一副好手艺。关近儒告诉他已经出徒可以回家了。

  第三十集

  世祯学徒期满回到家中,关素梅悲喜交加,然而世祺却不欢迎世祯回来,说世祯是下人,关素梅一气之下打了世祺。

  祁子俊陪格格来到祁府游玩,关素梅被冷落一旁。世祯心中不平水泼格格。祁子俊大怒,要世祯向格格赔罪。世祯不从,祁子俊扬言要将世祯赶出祁家。世祯表示永不回来。关素梅跪在祁子俊面前为世祯求情。祁子俊不理,关素梅失去理智,投湖自杀。

  格格也无奈地离开了祁家,她带走了那张龙票。

  关家骥上门怒打祁子俊,祁子俊一病不起。苏文瑞与宝珠劝说祁子俊重新振作。祁子俊来到湖边为自己的行为悔恨不已。当年大雨,粮价飞涨,关近儒要霍运昌开仓放粮评议粮价。祁子俊无言过自己的三十寿诞,与苏文瑞离开祁府避寿。
第31-40集
  第三十一集

  苏文瑞与祁子俊在一个破旧的小酒馆中,喝酒谈天。苏文瑞劝祁子俊不要追逐官场的名利,万一有一天危机到来没有退路。祁子俊似乎接受了苏文瑞的劝告。然而有人来报黄玉昆来府上祝寿了。

  祁子俊又被这官场上的荣耀所激动。全然忘记苏文瑞的警示,又同黄玉昆打得火热,并拜托黄玉昆转交自己的一封信给恭王爷。祁子俊逐渐从丧妻的悲痛中走出来,此时由于各票号拒交“练饷”而触发了。

  祁子俊想把山西各钱庄,票号联合起来,办成一家以义成信为招牌的联号的想法,由他出头集中资金代缴朝廷的“练饷”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力。

  商会上,祁子俊大谈商人应为国分扰的道理,并以为每户代缴一万两银子,换取各票号挂义成信票号牌,并有一份股份的条件,终于说服大家同意了他的主张,祁子俊终于成了一名垄断全国票号的大金融家。

  祁子俊找到祁世祯劝儿子回家,世祯说娘在的时候是家,娘没了,就不是家了。

  关近儒又找到水娲牛,让水娲牛替代贩官盐,水娲牛大喜。

  祁子俊派苏文瑞回到上海,苏以税银折合成白药再由义成信作为军饷转给湘军。再由义成信两边收钱,以此解决湘军无钱还款之急。何勋初大喜。

  霍运昌也来找何勋初谈云南白药一事,何勋初说:义成信已经接下了这笔生意。

  关近儒闻听心中不满,关家骥找到祁子俊论理。祁子俊一听立即指令停下这笔生意。找到关近儒赔罪。关家又得以继续垄断了向湘军贩卖白药的生意。

  祁子俊此时的心事得到控制全国贩卖“盐引”的大生意上。

  第三十二集

  黄公子约祁子俊来戏园看戏,润玉谈起想购买丝绸之事。席慕筠突然出现在义成信告诉祁子俊,江宁太平王国出现盐荒,要祁子俊想办法帮忙。将盐运进江宁。祁子俊提出以苏州一带的丝绸换盐入江宁,三举两得。京城中出现了大量的丝绸,就连山西太原知府杨松林的大堂上也摆放了好几匹丝绸。然而杨松林怀疑祁子俊在丝绸上与太平军有关,心生毒念。想抓住祁子俊的把柄向恭王爷参奏祁子俊。水娲牛被杨松林传授意,水娲牛陷害祁子俊。水娲牛回家后叮嘱妻子外出躲避。水娲牛被杨松林抓回大牢,逼水娲牛指认祁子俊有通逆太平军之罪。遭到水娲牛的拒绝。

  杨松林来到京城面见恭亲王向他报告祁子俊的情况,恭王爷指示杨松林暗中追查祁子俊的一切行为。

  祁子俊得知水娲牛的事大惊。他怕杨松林得知自己与太平军军火交易一事败露,决定去王府打探,恭王爷向祁子俊询问为什么官盐流入太平军的地方,祁子俊巧妙推卸自己的责任,趁机又反奏杨松林一本。玉麟格格出现了,她拉着祁子俊要为他画像。

  第三十三集

  八国联军攻入天津逼近北京。京城一片混乱。恭王爷迁到长辛店避乱。英军入城烧杀抢掠。商人哈特看在眼里心中十分同情中国人的遭遇。格格与三宝躲开英军士兵的追赶,躲进戏园子。润玉与格格在戏园中谈起各自不同的经历。不巧,英军士兵又来戏园子祁子俊出现解了围。格格见祁子俊关心润玉,心中不快。愤然离去。祁子俊劝润玉去祁县躲避战乱。润玉答应了。就在祁子俊准备与润玉回山西时,三宝来找祁子俊要他立刻去见恭王爷。无奈润玉只好独自去山西。

  祁子俊来到长辛店,恭王爷让祁子俊利用与洋人的商业关系与英军谈判。自己则躲在后面看机行事。祁子俊为保卫圆明园死的清军将领出殡,遭到英军的阻拦。哈特赶到说明情况,英军士为祁子俊的行为所折服,让其送葬。

  润玉来到祁县,宝珠十分反感润玉。指使下人让润玉住到当年范其良吊死的房间去住。

  第三十四集

  润玉住进了“鬼屋”一夜无眠。第二天润玉在祁家院中遇上了小世祺。她正与世祺玩耍,却遭到宝珠的白眼。润玉询问宝珠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宝珠告之并希望润玉离开祁府。因为就是因为她少奶奶才投湖自杀的。润玉闻听大惊。

  祁子俊赶回山西见到润玉,润玉埋怨祁子俊向她隐瞒关素梅因她而死的事情。坚决要求离开山西回京。

  英军与清正府达到条件,退出京城。京城又回复了平静。恭王爷与瑞亲王密借平息“热河”之乱。恭王爷将二宫太后密旨交给瑞王爷,让他参与除掉“顾命八大臣”的行动。

  上宫太后回京,处决八大臣。

  席慕筠又找到祁子俊责问枪到了,但子弹未到是为何。祁子俊说你们两家打仗花的是我的钱,不管是天朝还是清朝谁给钱就给谁枪和子弹。

  瑞王爷在二宫太后面前失宠,呆在一处园里养老。哈特找到祁子俊想合伙办一个机器局,祁子俊欣然答应。

  恭王爷召见祁子俊,子俊提出安办机器局,恭王爷不同意,并告之英雄再往前走一步,就会成为小丑。

  第三十五集

  恭王爷与祁子俊玩扑克牌,子俊诈输,恭王爷不以为然。

  哈特对恭王爷十分不满,祁子俊提出不如二人去上海合伙开一家自来火公司。

  润玉找到祁子俊提出要为自己父亲报仇一事,祁子俊提出此事还要请格格出面帮忙。

  祁子俊与苏文瑞赶到上海时,闻知太平天国洪秀王死了,祁子俊大惊忙让苏文瑞安排去江宁撤掉分号的生意。祁子俊与苏文瑞赶到江宁,江宁城中一片混乱。席慕筠要祁子俊帮忙购买千套湘军军服,祁子俊不明何意。但为救席慕筠答应出城去找何勋初帮忙。何勋初闻听大怒,命人绑了祁子俊,后又松绑。答应了祁子俊的要求,苏文瑞心中充满疑惑。

  深夜,祁子俊押着湘军军服与席慕筠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祁子俊劝席慕筠跟她离去,但遭到席慕筠的拒绝。

  湘军攻入江宁。太平军身穿湘军军服突围,清军以太平军身着湘军服上的“湘”字辨认出真假湘军。太平军假扮湘军的计划败露,截杀突围失败。

  霍掌柜来到湘军大营,想结清白药款项一事。何勋初翻脸不认账,将霍运昌轰出军营,霍运昌走投无路跳城自杀。

  席慕筠深夜找到祁子俊举枪射击

  第三十六集

  枪声惊动了苏文瑞,他及时制止了席慕筠的冲动,祁子俊向席慕筠解释事情的原委。席慕筠将信将疑。

  哈特答应安排席慕筠去英国,以躲避清兵的追杀。当天夜里,席慕筠在教堂与祁子俊
分别发誓将来一定会回中国继续进行推翻清王朝的革命行动。

  祁子俊被恭亲王急召入京,要祁子俊带头购买兴国债券。祁子俊咬牙买下一千万两的债券。恭亲王大喜,封祁子俊正二品资正大夫。

  祁子俊又得意起来,苏文瑞奉劝祁子俊不要再卷入官场之中,祁子俊不满苏文瑞的劝告与苏文瑞发生争执,二人不欢而散,润玉也在为祁子俊担心,然而祁子俊此时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祁子俊来到恭王府请假回山西祭祖。玉麟格格要随子俊同往,遭到恭亲王的拒绝。

  第三十七集

  祁子俊来到太原,袁德明、杨松林带领山西百官摆开仪仗隆重迎接,祁子俊春风得意带领全家祭拜祖宗。祁县百姓万人围观。

  水娲牛却在此时被李然之带人杀死灭口。

  祁子俊找到苏文瑞希望苏文瑞对时局谈谈见解,苏文瑞仍旧劝祁子俊放弃眼前的荣华,祁子俊心中不快。此时,有个老妇人拿着三十多年前的汇票前来汇兑。祁子俊请老前辈帮忙确认。众人一致认为此张汇票是出自义成信,祁子俊马上汇兑并付给老妇利息,祁子俊此举,得到了众乡亲的交口称赞。

  永泰源票号财东余先诚找到祁子俊控告山西盐道杨松林的罪行,祁子俊心中暗喜,他报仇的时机到了。

  祁子俊让苏文瑞与宝珠去岳父家劝说儿子世祯回家。

  第三十八集

  苏文瑞找到世祯劝他回祁府见祁子俊。世祯被说服。

  祁子俊找到水娲牛家,将当年从狱中被救出,所付的五千两银票交给水娲牛的妻子。感谢当年水娲牛的相助之恩。

  世祯回到祁府,仍冷眼相对祁子俊,祁子俊深夜与世祯长谈。父子终于解除前怨。

  杨松林找到祁子俊说恭亲王有一笔巨银要存在义成信,祁子俊心中明白这是杨松林的贪财。祁子俊假装不明一口答应。

  祁子俊悄悄来到太原,与巡抚袁德明密谋参奏杨松林。袁德明为了保全自己,一口答应。

  第三十九集

  祁子俊回到北京立即向恭亲王参奏杨松林无视王法纵容炒卖盐引,贪吞巨款,恭王爷为了拉拢祁子俊下令查办杨松林。

  玉麟格格心中爱慕祁子俊,借游玩之际向祁子俊表白,恭王爷警告玉麟格格不可向祁子俊再进一步发展感情。

  袁德明带人抓捕杨松林,杨松林大骂袁得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祁子俊在京城开始结交各会官员扩大自己的关系网。他拜访督查院御使陈昭,以万两银票相赠为自己以后如有违法的事情也好有个人情所护。

  教书先生汪龙眼终于当上了祁县县令,小人得志。

  瑞王爷冷落多日终于得到两宫皇太后的赏识又被重新中用。

  在回京的路上,祁子俊向润玉提出想照顾她一辈子,润玉答应了,祁子俊欣喜若狂。二人感情有了很大的进步。

  第四十集

  黄玉昆向瑞王爷贺喜,瑞王爷要黄玉昆与他联手整垮恭亲王。格格找到祁子俊,要她想办法帮恭亲王度过此难关。祁子俊冒险献计,要想办法扳倒瑞王爷必先解决黄玉昆,并告诉了恭亲王在外大修园子之事。恭亲王为自己的利益下决心让陈昭抓捕了黄玉昆,瑞王爷闻听黄玉昆被抓大惊,恭亲王与瑞王爷面对面对质,瑞王爷恼羞成怒当场气死在大堂上。恭王爷随即上奏皇太后下旨,黄玉昆赐毒酒自尽,至此祁子俊为自己和润玉报了杀父之仇。

  祁子俊与润玉欢喜筹办婚事。

  恭王爷约祁子俊和润玉来大佛寺游玩。
第41-43集
  第四十一集

  大佛寺中格格得意的向润玉讲述自己对祁子俊日后的安排,润玉心中痛苦万分,恭王爷要祁子俊出资开办大清户部银行。祁子俊心中天府又不敢违抗。

  润玉借机向恭王爷提出为自己父亲平反,恭王爷一口拒绝。

  祁子俊预感此去山西筹办银行一事凶多吉少。特找到润玉告之,如果此事引火上身,让润玉做好准备。

  玉麟格格偷看了各地方官员参奏祁子俊的折子,大惊。她找到润玉告诉祁子俊危险正逼近他,润玉闻听大惊。

  此时祁子俊已回到山西说服众财东。首先他来到岳父关近儒家想凭借关的威望能促成此事。不想遭到了关近儒的拒绝。

  第四十二集

  祁子俊在商会上努力说服各票号参股户部银行。在已得到众人认可时,不想关家骥带头指责祁子俊筹办银行一事告吹。祁子俊忧心重重,自感情况不妙。在离开山西家之前。叮嘱世祯世祺不要学他的样子。

  祁子俊回到京城,来到润玉处,润玉与祁子俊对未来的命运而惜息相怜。格格匆匆来此,表示自己能救子俊。

  恭王爷借筹办银行未成一事,要拿办祁子俊,突然宫中太监传旨,要玉麟格格与祁子俊择日完婚。

  恭王爷对这个将要成为驸马爷的祁子俊无可奈何。

  第四十三集

  苏文瑞赶到京城,得知此事,向祁子俊出谋,要挟子俊借自己驸马爷的身份。联络众臣上折保举恭亲王摄政。想借太后防范恭王爷之心。将恭王爷推到与太后摊牌的危机中,借刀杀人,保存自己。

  祁子俊铤而走险,夜访陈昭,要陈昭联络众臣保奏恭王爷摄政,没想到陈昭连夜告发了恭王爷,恭王爷大怒,立即派人抓捕祁子俊。

  大牢中润玉看望祁子俊。祁子俊与润玉诀别。

  格格再次去宫中恳求太后下旨赦免祁子俊,遭到拒绝。

  恭王爷将祁子俊押到王府二人针锋相对。

  祁子俊痛斥恭王爷的背信弃义,恭王爷大笑他告诉祁子俊:我生便是王爷,而你注定只能是奴才。

  润玉一把火烧掉戏园子。

  格格将龙票烧为灰烬。

  大雪中祁子俊被押向刑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