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

  我是一个比较讨厌政治的人。早上扭开电视,如果有美艳女星英俊男优的八卦,总是忍不住多看那么两眼;如果是伊拉克的乱景又或者布什总统闹心的大法官人选,对不起了,转台。无数普罗大众大概都有这种毛病吧,我们比较在乎自己头顶的那片雨云在什么时候会化做水滴落下,比较关心那个拥有庸碌人生的自我的肉身。所以电影《晚安,好运》里面的主人公们才如此值得我们敬佩,因为不管时间如何流逝,空间如何改变,他们坚持的是大多数怯懦的我们选择放弃的东西。历史会不会记取那些瞬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尽管社会或许已经物欲横流,几十年并没有改变我们在观看这样一部电影时候感受到的力量。这应该就是创作这部电影的初衷。
  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的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反共和排外运动使得很多无辜的百姓失去了工作和名誉。哥伦比亚广播电视公司的晚间新闻主播爱德华·穆伦,不顾可能面临的危险,公开在电视新闻中对"麦卡锡主义"进行质疑和批评。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勇气、正义、良知,这些竟然不是电影表现的重点。作为导演的乔治·克鲁尼把镜头无限推近再推近,很多时候银幕上只有新闻主播那张严肃无比的脸:他总是微微侧着身子,白色强光下,手上的那支香烟缭绕着烟雾。推到我们眼前的是在和麦卡锡的针锋相对中,个人在政治风暴中扮演的角色,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和大相径庭的心理状态。在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来气的接踵而至的矛盾和斗争中,我们关注着电影的中心人物们即将要采取的行动,他们内心的考虑,这一切对于他们生活的影响。而气氛是如此的紧迫,我们甚至能听到银幕上深陷矛盾中心的人物们咚咚的心跳声音,丝毫不比精彩的悬念电影逊色。观看这样一场较量的结果就是,社会环境造就的利害关系,国家机器下人性的妥协,政治的阴暗之面,在近距离的呈现下,比什么时候都要来得触目惊心……